王安石的“道”
详细信息   来源: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    发布日期:2022-01-25

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李自强  

 

2021 年 12 月 18 日,市民参观位于江西省抚州市的王安石纪念馆。当日是北宋时期著名政治家、思想家、文学家和改革家王安石诞辰 1000 周年纪念日,抚州是王安石的家乡。图片来源:视觉中国

对于后世来说,认识王安石,多是来源于“唐宋八大家”和他的政治家身份,而关于他对“道”的追求,了解的人就不是那么多了。“修其心治其身,而后可以为政于天下”,一千年前,王安石说出这句话,指明一个官员必须具备“修、齐、治、平”的基本素质,也引出他自己关于“道”的思考。

“修其心治其身,而后可以为政于天下”,这一圣人之“道”影响中国千年,直到现在依旧让为政之人陷入沉思。崔铭历时七年时间撰写、天津人民出版社出版的《王安石传》,对王安石一生各个阶段的重要事迹与心路历程进行了详细叙述,既注重其政治事功、学术业绩、文学创作,更注重其道德修养。阅读这些故事,读者更能深入认识王安石的思想、人格及其所处的时代;同时在对其思想精髓和为政之道进行延续发展、传承升华过程中,走好属于自己的人生道路。

什么样的道才是“圣人之道”

公元 1037 年, 17 岁的王安石在每天放学后,不再像以前那样呼朋引伴,睁着好奇的眼睛四处游逛,而是独自待在家里,开始思索人生的问题。

“人生的价值究竟是什么?如何才能跳脱碌碌终身而老无所归的生命黑洞?……”

此时的王安石,正是确立人生目标、形成独立人格的时期,经过父亲和舅父的长期教导,已将古人的经典著作烂熟于心。在不舍昼夜的勤学苦思中,既有融会贯通的喜悦,也有难以把握的惶惑。无论是喜是惑,都激发王安石深入钻研的决心。终于,他从苦闷中走出来:“时光飞逝,昼夜不息,应该追随稷、契之后,像他们一样修养德性,建立自我。”

稷、契是尧舜时期的臣子,他们之所以能成为圣贤,就是因为道德修养非常深厚。王安石认为,在建立自我的基础上,自然而然成就功名,是稷、契、伊、周等古代圣贤以德服人、德泽天下的奥妙所在。如果问学之初,“其道未足以为己,而其志已在于为人”,则可谓“谬用其心”。

《王安石传》一书详尽描述了王安石的心路历程,表明他确立了超越世俗价值观的人生目标,“用心于内,不求于外”。比如,他认为读书的目的不是为了让自己的文章写得更漂亮,也不是为了将来的功名,而是领会到圣贤经典的内在价值,通过深研细读,获得立本、立大、务内的自我修养功夫,成就圣贤式人格,成为一个“居天下之广居,立天下之正位,行天下之大道,得志与民由之,不得志独行其道”的大丈夫。

纵览全书,作者认为对于“道”的追寻贯穿王安石的一生。他所谓的“道”,是指“内圣外王”的“圣人之道”,是先圣先贤身体力行并借助经典而传诸后世的“道”。对于每一生命个体来说,需要通过对儒家经典的深研苦习,加以永不松懈、反求诸己的自我道德修养才能获得。书中提到,王安石在送别挚友孙侔时说:“时然而然,众人也;己然而然,君子也。己然而然,非私己也,圣人之道在焉尔。”时下流行什么,就认为什么是对的,那是芸芸众生;自己认为对,就坚持己见,只要不是出于个人的私心,而是从圣人之道出发思考问题,那就是君子。

不管做官还是做学问,王安石对于“道”的追求始终不变。他认为,真正的君子,不是为了个人,既能于困厄中守道,也随时准备“得君行道”,让儒学真粹的伟大力量彰显于当世,使天下清明,风俗淳厚,百姓安居乐业。这既是他对朋友的殷切期许和热情勉励,也是对自己志向的真诚抒发。这又何尝不是本书所要弘扬的为人处世的态度——“要做到进退‘不矜宠利,不惮诛责’,前提便是能知‘道’、得‘道’、守‘道’。”

立志的过程也是求“道”的过程

认清了“道”,如何才能实现?王安石认为,要想取得理想的结果,必须要“有志”“有力”“有物”。三者之中,尤以“有志”最为重要。具备坚定的志向,在此基础上再辅之以艰苦的努力和一定的物质条件,就能获得最终成功。

1045 年,王安石与好友陈旭分别之际,作《送陈升之序》。这篇序可以说是一篇“人才论”。文章开篇即提出一个带有普遍性的、值得思考的问题:为什么一个优秀的士大夫,得到众人赞誉,大家都认为他可以担当重任,但是一旦真的被提拔重用,周围的人往往又会对他失望?

王安石认为,人的才能有小有大,志向有远有近。任小责轻时,只要做到和颜悦色、谨慎守法,就可以说是仁德与道义都绰绰有余的称职官员。但担当天下兴亡大任的宰辅重臣,既要谨慎守法,还需具备高远的志向、超凡的见识和非常之大才。因此,本书总结道:“选拔人才如果不着意于对‘才’和‘志’的深入考察与识别,知人善任,而只关注有限职守中的表面现象,必然落得上下一齐失望的结果。”

不断充实自己,力求名实相符,这是王安石对朋友的期望,也是他对自我的要求。公余之暇,他从不散漫放任,而是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时间读书与深思。

孔子之后的儒者,王安石最推崇的是孟子和扬雄,这一点,在他《答王深甫书》中得以体现。“扬子曰:‘先自治而后治人,之谓大器。’扬子所谓大器者,盖孟子之谓大人也。”成大器、做大人,是他的人生理想,也是他对一切有志之士的期望。

一个人若没有志气会怎样?书中引用了方仲永的例子。“这个曾经令王安石既羡慕又不服的天才少年”,时隔多年,“已泯然众人矣”。回想过往经历,王安石写下《伤仲永》一文,记录“神童”变成“众人”的故事,警醒世人:如果没有志向、舍不得付出努力,哪怕天资颖异者,都会一事无成,天赋平平的常人,若不勤奋努力,其结果更是可想而知了。

立志的过程,也是求“道”的过程。王安石用方仲永的例子,给我们修炼自身提了个醒。修身和学习是一个道理,需要一辈子的坚守。“吃老本”总有吃没的一天,“底子厚”总有用完的时候,“装门面”总有败露的时刻。若安于现状、浮躁懒散,终会埋下“黔驴技穷”的隐患。

在为民中寻求治国大“道”

“风助乱云阴更密,水争高岸气尤雄。平时沟洫今多废,下户京囷久已空。肉食自嗟何所报,古人忧国愿年丰。”王安石这首《苦雨》诗,写于鄞县(现浙江宁波)县令任上。

为了兴修水利,让百姓免受旱灾之苦,王安石跑遍全县 14 个乡。在《鄞县经游记》中,他以日记的形式详细记录了自己的行程:登上高山,看采石工人凿石;乘船周游,考察地形地貌;亲临开渠工地,检查工程进展;深入村庄院落,宣讲治水事宜。天刚放亮,已经踏上征途;夜已深沉,还在路上奔走……这篇 200 多字的短文,也许是最早的地方官员工作日志。虽然只是简约客观记事,并无一句抒情和描写,却让我们看到了一个不知疲惫、勤于政事的官员形象。如此克己奉公的官员,无论放在哪个时代,都很了不起。明代古文家茅坤感叹:“县令如此,知非俗吏已。”

正当全县上下齐心修河道时,天公不作美,开工没多久便下起了大雨,好不容易等到雨停,积水还未清理干净,一场瓢泼大雨又倾泻而下。百姓焦躁烦闷,王安石“亦夙夜以忧”。为了安抚大家情绪,王安石带上祭品,与其他官员和百姓一起,诚心恳求上苍关照。《苦雨》抒发的正是他当时心中的愁苦,但也充溢着心怀天下、心怀百姓的儒家情怀。

孔子曾说:“道之以政,齐之以刑,民免而无耻;道之以德,齐之以礼,有耻且格。”王安石所处的时代,历经晚唐、五代之乱,天下斯文沦丧。虽然宋朝读书习文蔚然成风,但“天下之士知为诗赋以取科第,不知其他”。因此,他认为,官员只满足于刀笔刑名之学,在自我修养和治国方略上没有更高的期许和作为,一旦被委以重任,如何能开创太平盛世。

事实上,执政之道与做人之道一样,是中国士人几千年孜孜以求的大命题。先做人再做官,先修身再治国,先贤的思想影响着王安石,也影响到千年之后的今天。回过头来看历史,虽然“各州县灾害不断,但老百姓并不十分害怕灾害”,反而是“一旦官吏们在施行政令时处置不当”,百姓才真正陷入无望的恐惧之中。这也是《王安石传》一书中表达的主旨之一:“士之欲施于政,未有不学而能者。”学什么?正如王安石所说,“学”并非刀笔刑名之学,而是先内后外、由己及人的圣贤之学:“学所以修身也,身修则无不治矣。”

“道虽迩,不行不至;事虽小,不为不成。”从两千多年前的春秋战国,到王安石生活的宋代,及至 21 世纪的当下,无论社会怎么变化,我们对“道”的求索始终没有停歇。圣人之道、君子之德沉淀在每个中国人的精神血脉里,发挥着潜移默化的道德引领、价值引领作用。在独特而系统的中国传统文化滋润下,中华民族对“道”的坚守显得厚重而务实,值得每一名党员干部在干事创业中借鉴。这也是千年之后,我们重读王安石的深意所在。

友情链接

主办单位:中国地质调查局

@ 2004-2021 中国地质调查局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64691号 地学文献中心信息技术室维护

地址:北京市海淀区学院路29号 邮编:100083